虫虫蝶蝶吧
Would you like to react to this message? Create an account in a few clicks or log in to continue.

2

向下

default 2

帖子 由 space 于 周一 三月 31, 2008 9:46 pm

作者:赵晨伟
“啊啾!”一个喷嚏忍不住钻出了林可的嘴巴,纸巾还剩最后一张了,林可将那画着笑脸的包装袋揉成了团,手指轻轻一扬,便飞在了过道里,那张纸巾随着林可手的移动在她的额头游走,尽情吮吸那蝌蚪般的水滴。“我造了什么孽,分在这个鬼班级!”
现在是第三课,数学。第二节是体育课,老师笑面虎般地上课,暗中却实行“惨无人道”的性别歧视。以至于下课哨声响起,男生们便纷纷意识到了生命之源的弥足珍贵,拖着想快却难快的身躯向目标冲刺。可气的是,女生们却是相当逍遥自在,她们三五成群,叽叽喳喳,蜗牛一般地向前挪动,虽然这没啥大不了的,但一想到她的性别优待,男生们还是偷偷地“咬牙切齿”。
刘允仡和杨颢早早地回到了教室,两人边灌水,边倚着桌子大肆对这一不公平待遇,实行严厉的控诉和议论。
韩更也连拥带挤地抢到了矿泉水,刚灌下了两口,便忙不迭地往刘、杨身边凑。天知道刘允仡是怎么想的,一句惊天地泣鬼神,足以让他糗上一辈子,也是一切万恶之源的话便脱口而出了:“韩更,别过来,你的头里怎么全是汗!”话音刚落,那边杨颢已经笑出了声,口中水“扑哧”喷了出来,好像香港迪士尼乐园前的鲸鱼喷泉,这一喷不打紧,正中目标,待杨颢缓过神来,面前呈现的是一张滴着水珠的因愤怒而极度扭曲的脸。
杨颢使劲咽了口唾沫,战战兢兢地开玩笑,“林可,你......洗头了?”林可丝毫没因这个并不好笑的玩笑而减轻愤怒,她嘴唇紧闭,双手紧攥,发出“咯...咯...”的声音,不知是咬牙切齿还是紧握拳头,杨颢发现了林可头发上的“珍珠”,又发现自己刚才还在自己嘴里的水突然不了去向,终于明白了过来,正在心里酝酿着致歉词,林可已扬长而去,留给了杨颢一大口唾沫。
杨颢的暴脾气可是全班闻名的,这次被林可如此羞辱,怎能善罢甘休,对着那冒着火光的背影浇了一勺油:“你是不是属骆驼的啊!”林可的脚步声顿了顿,接着一下子大到了惊人的地步。一旁的刘允仡、韩更还没来得及笑出来便已惊得目瞪口呆了,手心里都渗出了汗珠。
“也许真的是我错了。我不该这么任性,以前学校里的同学多好啊!现在却只能在社个糟糕透顶的班里虚度光阴,还碰上了那么一群前世冤家。”
“别烦我!”郁闷之中的林可隐约感到了来自同桌的推动。一抬眼,目光对了两个“龙眼核”般的闪着气愤光芒的黑色球形物体,宛如被人拽着头发猛地向上一提,林可噌地站了起来,两颊也随着同学们笑声分贝的提高愈加通红。
“林可同学,你可已经擦脸擦了十分钟了,是不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美白效果啊!”
老师的神情更火了,同学的笑声更响了,林可的脸更红了。
老师尖厉的批评,同学嘲讽般的笑声,宛如一双巨大而无情的手,将林可乱麻般的心拎起来,拉扯得更乱了。
下课的教室是暄闹的,女生在谈天说地,男生在吆五喝六,林可坐在椅子上,继续刚刚被老师打断的思绪。
有两个人走到了林可身边,是刘允仡和韩更,刘允仡弯下腰捡起了林可地上的那个揉成团的纸巾袋,将它打开,抚平笑脸,放进了衣袋,韩更掏出了一包新纸巾递给了林可,上面同样画着笑脸,不同的是上面的笑脸不止一个,而是画得满满的。林可满腹狐疑地看着面前两个再次打断她思绪的人。只见两大男生红着脸,手局促地卷着衣角:“对不起,我们不应该逗杨颢,害你头上被喷了水,还被老师批评了。”“是你们逗了他了,他才笑的啊!我还以为......”林可想说以为杨颢是故意的,但是想了想,还是没有说出来,便摇摇手说:“没关系,谢谢你们的纸啊!”韩更刚想说不用谢,刘允仡突然想到给兄弟杨颢做个人情,便拽住韩更,抢着说道:“是杨颢让我们拿来的。”“替我谢谢他。”林可惊奇地发现自己并不那么讨厌这个班了。
中午去食堂,林可在想着这半天发生的事,冷不丁地踏了个空,她吓得忙闭上眼睛,突然感觉有人拽住了她,她睁开眼睛,杨颢正拽着她的膀子,她站稳住脚,嘴角上扬,“谢谢你了,今天错怪你了,真不好意思,喷泉先生。”林可调皮地眨了眨眼睛,杨颢眼珠一转,笑着说:“我也有不对啊,骆驼小姐。”一场干戈就此化为玉帛 。
“我的选择是对的,这个班不错。”
“林可,你又开小差,站起来。”林可又在数学课被罚站了,但这次她是带着笑站起来的......

_________________
不以天大,不以尘微。
space
space
Admin
Admin

帖子数 : 154
注册日期 : 07-11-17

http://86141592a.longluntan.cn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